0
平遥与西北草原“丝绸之路”
来源:本站  作者:平遥县史志研究室  时间:2014-11-07

   平遥是古代中国通往大西北的商贸通衢

    平遥地处山西中部。金、元、明、清各代,从京城通往秦陇的京陕驿道,由下东门进入平遥古城,穿过东西大街,出下西门,往晋南,渡黄河,达西安,形成重要的南北商道。平遥商人沿京陕驿道北上,经太原、固关、雁门关、杀虎口,进入蒙古草原,到达包头。冀、鲁、豫等地及平遥商人通过“冀州之门户,潞泽之咽喉”沁州,经平遥上店村、平遥古城、香乐村驿站(《康熙县志》(清)记载),向西北过汾阳、离石至军渡,渡黄河,入陕西境内,经吴堡西行至绥德,由此北上到米脂、榆林,穿过鄂尔多斯草原到达包头或向西南行经横城,渡黄河到银川,至蒙古阿拉善等地,形成中国重要的东西商路。东西南北商队、货物聚集在平遥古城,浩浩荡荡,批零交易,互通有无。东西大街商铺、客栈鳞次栉比,各地客商云集留足。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使平遥古城成为中国通向大西北的商贸要道。

   平遥古城是古代中国北方重要的商贸城

    本邑历来人多地少,土地瘠薄,食不敷用,自古多有外出经商谋生之人,遂使平遥古城成为晋商重要发源地之一。邑人商贾之风世代相传,跋涉数千里,率以为常。明代中叶时,商贾足迹遍布全国。到清代乾、嘉年间,以平遥商帮为劲旅的晋商己称雄大江南北,平遥古城“迩来商贩云集,居奇罗珍增前数十倍”。精明的平遥人把南方的丝绸、茶叶等带回平遥,再运转陕、宁、蒙、甘等地,又把北方的皮毛、药材等经过平遥贩卖到南方,同时,将平遥牛肉、推光漆器等特产销往大江南北,直至迪化(乌鲁木齐)、西亚、俄罗斯。大宗项的批发、运销、中转业务兴旺发达,各种货物源源不断运进古城,又直接发往省内外,平遥古城成为晋中最大的商品集散地,有“填不满、拉不完的平遥城”之说。

    平遥票号的创立发展为西北商贸提供了重要保障

     商业的繁荣带动了金融业的发展。道光三年(1823),平遥城内西大街首创中国第一家票号——日升昌。之后不久,票号业如雨后春笋般在平遥古城兴起,并逐渐形成了在国内影响甚大的平遥、太谷、祁县三大票号行帮。先后成立的平遥票号总数达22家之多,占全国票号总数的五分之二。这些票号在平遥古城内设总号,在全国70多个城镇码头设立分号400余个。票号的兴起和发展,几乎垄断了全国主要的金融业务。平遥票号承揽了全国各地上至官银、税赋、军饷,下至商号店铺资金及个人私银的汇兑、存放业务,成为叱咤商界、称雄金融界的山西票号的主流,使平遥古城成为当时中国最大的金融中心城市。

     清道光年间,“日升昌”在太原设立分号(1824),晋商前往江南、西北、东北及国境边贸进行交易时,汇票由“日升昌”太原票庄的专人用毛笔书写汇票内容,其笔迹同时通报“日升昌”遍布全国的51家大小票号。天成亨票号在察哈尔、西安、三原、兰州、宁夏、肃州、迪化、自流井开设分号。咸丰年间,协同庆票号在陕西、甘肃设立分号。同治末年,百川通在西安、三原、宁夏设分号。光绪年间,蔚丰厚在迪化(乌鲁木齐)设立分号。光绪年间,“日升昌”在西安设立分号(1879),汇集在西安的豫、冀、察哈尔、晋、鄂、内蒙古的客商交易和前往外地经商,汇票由西安分号专人书写,笔迹通报日升昌遍布全国的50家分号,以防泄密。松盛长票号在西安、三原开设分号。宝丰隆票号在西北自流井设分号。赵德溥在协同庆票号兰州分号任经理,与陕甘总督谭钟等取得联系,从南方调来大宗银两,不仅解决了军饷,而且赚回了大批的银两,很快稳住了西北分庄的局面,使协同庆票号控制了西北、西南的公私汇兑业务。宣统年间,天成亨票号在兰州、凉州、甘州设立分号。

    平遥人在大西北的商贸业绩

     古城优越的交通位置,繁荣的商业贸易、西北商贸欠发达,为有远见的平遥人带来了商机。他们开疆拓土、勇于创新、有远谋、讲信义、善经营、会管理,他们“以德为怀”,“虽处财货之场,而修高洁之行;虽利而不污,利以义制,名以清修”,使事业垂诸久远而绵长。

     清康熙年间,平遥西赵村人董显、董应和父子在蒙古阿拉善左旗开设的源泰当铺、祥泰隆商号,很有名气。在银川开设的隆泰裕商号、广发店货栈、天成西商号,福新店商号均列为宁夏的“晋商八大商号”之中,在平遥开设有广裕公、广裕远等钱庄,在石咀山开设有两座当铺。清雍正元年(1723),平遥人开设的祥泰隆商号,在内蒙古阿拉善经营日杂、南绵(百货)、布匹等。清雍正十年(1732),祥泰隆得到平遥人董姓人所开“源泰当铺”资金支持,经营规模扩大,扩大到绸缎、牲畜、畜产品、粮食、砖茶、药材、土产等。庆泰昌布庄在西安设立分号,销售棉布、棉纱、棉花。董应和之孙董得峰接手祥泰隆商号后,批发零售日杂、南绵(百货),逐步扩大到牲畜、畜产品、粮食、砖茶、药材、土产等。从批发、零售到收购、运销,从牧民的衣、食、住、行必需品到畜牧业生产资料。董得峰四子董振镛接管祥泰隆商号后,股金从8000两白银发展到20万两,还有上万头牲畜,成为阿拉善左旗这块十八万平方公里土地上的首富商号。咸丰年间,曹村人杨大义在内蒙杭锦后旗购置400亩土地,经营农副产品。同治元年,德记布庄改组为其昌德票号,兼营布匹业务,后在西安、三原设分号。同治末年,平遥人在内蒙古阿拉善开设的商号裕泰隆宁夏分号隆泰裕、广发店独立。城内人赵文权在内蒙、宁夏开有商号,经营石油、皮毛、五金、烟草生意。光绪五年(1879),董振镛次子董翰昌在银川光华巷开设隆泰裕商“广发店”客栈房,光绪十三年(1887),在银川市东西大街开设隆泰裕商号,两商号获利显巨。广发店运货的骆驼多达1200多头,人员由65人增加到260余人,且在北京、天津、兰州等13个大城市设立了分庄,业务融入了全国大市场。光绪年间,长盛蔚商号在外蒙及俄国设立分支机构。大胜川洋货庄,专经营从天津口岸购进的日本、东南亚乃至西欧、美国等地进口的洋马、唱盒子、自鸣钟、望远镜等各种洋货,还批零到晋西北乃至陕西、甘肃等地,成为当时平遥城内较有名的铺名之一。日升昌票号在平遥南大街中段投资三间门面店铺,经营从南方运进的绸缎,茶叶等业务,很快获取效益。玉成居商号在广东、云南、浙江、陕西、山东等地均有生意。东川源商号主要业务是经营酿酒、晒醋、制粉和京广百货。远销于乡宁、汾城、临汾、新绛一带。当时,用48头骡子组成了一个驮运队,再加三辆大马车,专门运销各种商品。平遥人张中全到甘肃武威杂货店学做生意,积累资金后开设了布匹营业店,经营杂货、布匹,后扩张到金银珠宝之类。武村、七洞、堡和等村人走西口,在包头经商、定居。民国7年(1918),董翰昌长子董枢与阿拉善旗王爷各投资一半,合资白银3万两,开办乾锡永鸿记茶庄。民国9年(1920),日生昌兴记烟店在曲沃开办小许旱烟厂,有晒场 5块,总占地面积60余亩。厂里生产的烟类有日生烟、日生定、日生皮烟、包烟、杂烟、散烟等。包烟有岐山烟、香烟、玉兰等;皮烟有大字烟、小字烟;杂烟有太平、敦厚等;散烟有散皮烟。曲沃出产的烟一般都要拉到平遥烟业批发商号批发。主要销往晋北、两口(张家口、杀虎口)、蒙古以及俄罗斯等地。每年销量在10000件以上。每件由一张席子做成一个席围子,里面装上烟叶,重约75斤。在铁路沿线的介休、榆次、大同、张家口、绥远、蒙古等地均有栈房。同年,阿拉善旗一带发生大旱,牧民严重缺粮,祥泰隆从全国各地调运黄米和小麦等粮食2000余万斤,帮助蒙民度过难关。到民国19年(1930),祥泰隆总资金高达银洋120余万元。商号的经营有方,措施得力,得到蒙民拥护,分红每期下来,每股红利竟可达到5000两白银,祥泰隆进入鼎盛时期。民国23年(1934),平遥城内懋迁恒花布庄,经常购销于陕西榆林、延安等地。平遥城内厚记货庄主要经营批发布料,并在西安设立批发点。新隆魁烟店又设立新隆魁茶店,经营上等茶叶。从天津购进原料,在平遥城内花园街处开设的茶叶加工厂进行加工,然后出售。平遥生产的铁机棉布大量销往西路离石、柳林、碛石、陕西乃至西安。平遥的棉花种植、棉织业、布庄商等得到了空前的繁荣和发展。民国年间,晋记商号经营土特产、毛皮、酒等,与陕北商人有来往。平遥中药材远销于北至太原、西至陕北。

     平遥人在草原“丝绸之路”上的重要价值

     平遥古城商人的商业道义和晋商精神,给中国商业文明增添了别样光彩,为全国商界所仰慕,为世人所瞩目。同时,又进一步促进了商业金融的鼎盛发展,为平遥古城创造了长达百余年的世纪性繁华和富庶,故有“进了平遥城,银子元宝绊倒人”之说。正如著名学者余秋雨在《抱愧山西》一文中所说:“在山西最红火的年代,财富的中心并不在省会太原,而是在平遥、祁县和太谷,其中尤以平遥为最。”

    平遥人走上草原“丝绸之路”,极大地加强了口外边地与内地的经济联系,促进了西北少数民族与汉族人民文化上的交融。平遥人经商到西北草原,带来了较为先进的农耕技术,促进了口外农业的发展,移民的辛勤耘作,将传统的农耕界线向西北推移,使得当地单一的游牧经济发展变化,逐渐形成了农牧并举、少数民族与汉族共居之乡。平遥大批经商务工者的纷至沓来,刺激了西北草原地区商业的繁荣和城镇的兴盛,加强了人民的相互交流,经济的大融合,也促进了文化上的交融,广泛流传于晋北、陕北、内蒙古西部等地的地方小戏“二人台”,更是内地文化与草原文化相互交流和融合的产物。

查看留言
我要评论
我来说两句
提示:您只有登录后才能给对方留言
 欢迎留言,留言内容不能为空